肥猫李

脑洞随心,更新随意
🐱喵星人🐱是最爱(๑◝ᴗ◜๑)
最新CP站——巍澜衍生及魔道忘羡(∩ᵒ̴̶̷̤⌔ᵒ̴̶̷̤∩)
无敌爱☆彡▽`)ノ

《镇魂》剧版半后续圆满






初衷:用原著的方式开启电视剧的结尾
结局:好像完全背离。
作者懵逼,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于是就有了下面的短篇。
本来构思的是个其他的(失忆,却又没失忆),但是总觉得写另一个会无限延长。作者坑品不好,弃坑太多,所以就改了,来了个短篇。










 

 

                            《镇魂》剧版半后续圆满   


 

 “云澜…云澜,不要再试了,没用了……”沈巍的脸色愈加苍白,心口的血一直汩汩的往外冒,怎么都止不住,甚至他的身体也在渐渐的透明。


 

 “不…不….沈巍,沈巍,一万年你都等了,你不要现在,不要现在扔下我。”术法已不再有用,赵云澜只能双手紧紧的按着沈巍胸口的漏洞企图止血。可是根本没用,源源不断的鲜血还是从他指缝中流出。


 

 眼看着沈巍愈加苍白的脸色及身子,赵云澜只觉得满身的无力感也转变为愤怒:

 “如果连昆仑的真身力量都救不回你,我要这躯体有何用!”


 

 模糊中沈巍看见赵云澜笑了,不是平日不正经时嘻嘻哈哈没个正行的笑,也不是一个案子解决后欣慰的笑,而是一种释然,一种绝望的释然的笑。他听见赵云澜俯下身子在他耳边轻声呢喃:

 “沈巍,一万年是不是特别寂寞啊?那段故事你总没和我细说,可我其实都知道的,你何必再骗我?你说等你休养好了,就可以入轮回来找我,让我也等你一万年。哈哈哈哈…..”


 

赵云澜笑了,那笑里的绝望愈发的浓厚,

“一万年好啊,我可以等你。几千几万个一万年都好啊,等待的尽头有你我愿意啊!可是,沈巍啊沈巍,你真当我傻呢?你个大煞无魂之人,怎么入轮回啊?你拿什么入轮回啊?”


 

“云澜…云澜……”谎言再次被拆穿,沈巍什么都做不了。他只能继续低喃,喃着那个他心尖的名字,同时也看着他心碎至极的脸庞。


 

“沈巍,我去陪你好不好!”说着赵云澜手掌一挥,银色的风挥向一旁的神农砵,一滴心头血洒在地上,空中辉映出一篇金光闪闪的文字——该篇文字详细的记录了昆仑山圣的转世情况。


 

“山圣,您这是……”神农砵看了一眼那篇文字,又转向赵云澜,瞠大的眼睛溢满惊恐。


 赵云澜没有理会他,只是一个掌风又呼向自己,


 

 “不要啊!”沈巍大呼,可却无力再阻止眼前人的任何动作,所以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云澜硬生生逼出一口心头血喷向那篇文字。再眼睁睁的看着那片金光闪闪的文字慢慢的晦暗下去,最后像枯萎的花朵一样,慢慢变暗变灰,化为齑粉散落不见了踪迹。


 

 “噗!”又是一口血从赵云澜口中吐出,他的血与沈巍的血相汇交融,再难辨清谁是谁的。


 

 一旁一直围观的郭长城脸色一白,身形晃了晃直接晕倒在一旁一直分心顾着他的楚恕之怀里。

 “长城!”楚恕之赶忙扶住晕倒的郭长城,眉头不禁蹙了起来。


 

 “老赵!”大庆惊呼!


 

 “这是怎么了?”目睹了这一切的祝红再也无法冷静!


 “山圣他,将自己的名字从轮回路上消除了……”神农砵的眼睛都隐隐发红,不忍再看这一幕,将头撇开了去。


 “消除了?消除了是什么意思?”林静的眼睛一下瞠大,一个不好的念头涌上。


 “老赵、老赵这是想……”


    “赵云澜!”


    同样浮起念头的还有大庆和祝红。

 

    有今生没来世,甚至……赵云澜这是想自绝后路,然后再……


 

    同时浮现在大家心中的不祥念头让他们都控制不住想上前阻止,可是眼前瞬间立起的绿色屏障让他们都无法靠近那近在咫尺的两人,万般力气用尽皆无法上前半步。


 

    “不要啊!赵云澜你清醒点……”


 

 似是听不见周围人阻止的吵闹声,赵云澜甚至无视了眼前沈巍因惊恐而愈加苍白的脸色,他只是轻轻并极尽小心又温柔的抚摸着沈巍的脸庞,轻声呢喃,声音中似是带着清清淡淡的笑意,宣誓般的说着:

“沈巍,你再也丢不下我了……”说着,又是一个掌风准备袭上自己的头……


 

不管是为知己者死还是为悦己者死,赵云澜,无憾!


 

可是,被阻止了,只见沈巍带着股子清冷的手静静地握住了他的手腕,指节都攥的发白,一时间也不知他这将死之人哪来这么大的力道,竟握的赵云澜动弹不得。紧接着袭上赵云澜的,是沈巍仍残留着些许温热的唇。


 

只是在缠绵的唇齿相依中,赵云澜隐隐约约听到他在说,

“云澜,好好活着,哪怕只剩这一世。不再为了天下苍生,不再有任何束缚,只为了我,好好活着。替我好好看看这个好不容易才赢来的新世界,而我,会等你。”


 

而与此同时,赵云澜脑海里那些与沈巍相处甚至是万年前初识山鬼并与之相处的细细碎碎的画面,一点一点的抽离。


 

‘我不喜欢,不如不生。’

‘喜欢你,想抱你……’

‘免贵,姓沈。沈巍。’

‘我接住了。’

‘用他护着你,我愿意。’

‘我们像个凡人一样,一起过一辈子好不好?’


 

赵云澜无法动弹,他又被沈巍算计了。沈巍这是留了一口气,在这最后等他呢!他只能紧紧抓握着他的衣袖,在这最后极致的甜蜜中忍受着心底最重要的东西被层层剥离,消失殆尽的痛苦。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再怼他一句‘我会恨你’之类的话,更甚至没来的及再看他一眼。他只能紧紧拽住的衣袖,牢牢地拽住,支吾着,

“沈巍…沈巍……”就晕了过去。


 

轻轻地扶着赵云澜躺下,沈巍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那张他眷恋了万年的脸庞,眼神温柔的像是要滴出水。而后他又转头看了一眼一旁绿色屏障后的特调处众人和神农砵,托付之情溢满全脸。在得到众人的点头答复后,又望了望赵云澜沉睡的平静脸庞,再次低头吻去他眼角不断落下的泪珠。


 

他多想再听他唤他的名字,

‘沈巍,沈巍……’

用各种各样的语气态度。


想听一辈子!说好一辈子的!可是现在他只能伏耳在他身边,听他无意识的支吾,

“沈巍…沈巍……”


 

蓦的,也不知听到了什么,笑容又沾满了全脸,只是充斥着满满的苦涩,眼泪也随之不断落下,滑入了赵云澜的颈窝中。而后就化作无数亮点消散在空气中,唯剩下一句,

“也好。”似在对什么回应。


 

看见此情此景的众人都不由得瞥眼转头。


 

可是此时大庆看见了赵云澜遗失的魂火飘荡在空气中,但此时的魂火又似乎比他万年前见到的魂火更加精纯也更加热烈。就见那魂火飘荡几下后,突然分裂成两团。


 

“魂火!”大庆指着其中一团红色的火焰惊呼。这才是昆仑君的魂火!


“那另一团蓝色的是?”林静指着另一团蓝色的火焰不解。


“莫…莫非……”神农砵有些不可置信的瞠大了眼:“不可能!不可能!他是地星人!是大煞无魂之人!”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看着眼前的场景,祝红感觉自己现在一头雾水,她现在只想立刻上前查看赵云澜到底怎么样了!可是眼前这道绿色的屏障就是拦着她,让她进不去!


 

突然漂浮在半空中的四件圣器发出阵阵响声,就好像是什么咒语一样。众人被这声响吸引登时朝四件圣器望去。


 

只见依然暗着的镇魂灯却冲破其余圣器的平衡圈逐渐上升,而其余三件圣器则像守护者一样,围绕着镇魂灯旋转。


 

“赵云澜!”就在这时祝红又是一声惊呼!


 

只见本来已经晕过去的赵云澜突然慢慢的站起身来,一步一步颤巍的走向镇魂灯所在的位置,而他身上染满血污与灰尘,甚至有些残破的黑色风衣也渐渐的变幻为一身及简的绿色长衫,一瀑青丝垂落在后背上,眉目轮廓清俊。只是那双眼睛却是木然的,没有一丝光彩。不过可以想象的,如果给这双眸子注入光华,那又是怎样的一副天赐盛颜。


 

神农砵看到此景直接双膝一软,跪了下来,高呼:“恭贺山圣苏醒!”


 

可赵云澜此刻却好像听不到任何言语,他只是自顾自的走到镇魂灯下,之后整个人径直的上升起来,最终停在镇魂灯下,浮在半空中。


 

而这时属于昆仑的那团魂火径直的没入他的眉心中,霎时,一团愈燃愈旺的大火覆满了赵云澜周身,火势大到几乎无法让外围的特调处众人睁开眼睛,可他们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注视着眼前这一一片圣景,不敢言语打扰。


 

“镇魂灯亮了!”


 

也不知是谁呼出声,吸引了大家的视线。团团烈火中,两道白光射出,慢慢幻化人形落在地面。祝红和林静忙上前查看,

“是汪徵和桑赞!”


祝红和林静颤抖着手上前探了探他们的鼻息,而后松了口气相视一笑:

“还活着!”


 

“太好了!”大庆忍不住笑出声,可旋即的,又想到了,“那…那沈教授?”


与他同样的还有特调处的众人以及神农砵都齐齐看向那团火焰,眼里的期待和忐忑怎么都藏不住。


 

只见那手掌大的蓝色火焰一直在那几十米的火焰周身绕圈,看不出什么原因一直在那外围徘徊。


 

而这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的郭长城挣脱了楚恕之的臂膀,默默地在一旁盘腿闭眼而坐,嘴里还在默念着些什么: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往之罪,轮未竟之回!”


 

“长城!”楚恕之想上前却被神农砵阻止。


“别急!他没事。他只是在完成自己主人的命令而已!”神农砵沉声道。


 

只见郭长城眉心突然浮现一道红色的印记,同时那红色的印记也跳脱眉心化作豆大的火焰,这火焰也渐渐与他周身的橙色功德光融合。在彻底融合后,红色的火焰又向着蓝色的火焰飞去,一个助推,将蓝色的火焰彻底推进赵云澜周身的红色火焰中。这时完成了使命的红色火焰也再次回到郭长城的眉心化作印记,复又消失不见。


 

霎时!冲进火焰的蓝色的火焰愈加热烈,彻底包裹住红色的火焰!


 

自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楚恕之已看不透这一切,忍不住出口。


 

“楚哥,我没事!”修整了片刻后,郭长城再次站起身来,脸上依旧是那单纯无害的笑容,他继续解释:

 

“也许主人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才分裂我百世做功德,燃烧自己,造福世人!”郭长城欣慰的笑着,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使命所在。


 

“我明白了!”大庆突然笑了,顺着他的话说下去,“万年前,主人虽强提了小鬼王也就是沈巍的神格,可也终是知道鬼王是大煞无魂之人。一旦有万一,是无法以魂入轮回。故一边让他负重逆行,抗争命运;一边又让你百世做功德已做助推;一边又借助轮回晷以命换命,命运共存!”


“没错!”郭长城笑笑点头。


 

“可是,可是师祖明明封了山圣的元神,才将他送入轮回。他不可能有心做这种事情。”神农砵还是难以置信。


 

而闻言,祝红却是轻轻一笑:

“情之一字,有何缘由?”


 

祝红突然想起解救汪徵和桑赞时赵云澜说过的话,

‘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尊严可不就是让心尖上的人平平安安的吗?’


 

祝红低头轻声苦笑,至此,她终于堪破了他们这场纠缠万年的情局,而这之中,本就没有其他任何人的位置。


 

 至于现在所发生的这一切,昆仑君也早已在万年前预料到,沈巍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万年间负重逆行,深情厚载。这也算是救世救己了吧!


 

   “那赵...赵....结巴...和沈...沈教授……”桑赞还是没明白。


 

    闻言众人的视线又再次转回那团巨大的火焰,就见火焰中的人影渐渐地清晰。


 

    半空中,青衫男子盘腿而坐,怀中沉睡的黑袍男子面容沉静,头靠在他的颈项处,淡淡的呼吸轻轻扫着他。


 

    此时那两道身影也冲破火焰,慢慢的坐落在地面上,他们身上的青衣长衫和黑袍也在一瞬间收回变为了平常的服装。只是那黑色风衣和蓝色风衣上的血迹与污物不再,变得干净、崭新。这一过程,赵云澜始终护着怀里的沈巍,害怕他还会有任何的差池。


 

    半空中那团燃烧的火焰也再次分裂为二,一团红色火焰、一团蓝色火焰。他们在空中相互围绕,直至一下撞击后再次合二为一,一同落入沈巍的眉心中。


 

赵云澜可以没有左肩的魂火,反正他有沈巍的守护;

可是沈巍没有魂火守护,赵云澜又怎么能真的放心。


 

“老赵!”

“赵云澜!”

“赵处!”

“沈教授!”

“黑袍使大人!”

“赵结巴!”

“山圣!”


 

一片七嘴八舌的呼喊中,赵云澜缓缓睁开眼睛,眼光温柔的注视着怀中的人。


 

仿佛是感受到了那热烈期盼又小心期待的忐忑视线,沈巍的眉头蹙了蹙,仿佛是在做最后的抗争。


“云澜…云澜……”熟悉的声音虽细微,但这已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大喜。


 

“我在!我在!沈巍,沈巍……”平静入圣的表情终于裂开,赵云澜眼圈通红,声音哽咽着甚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呵呵……”眼睛还未完全睁开,感受到赵云澜气息的沈巍已先行满足的轻笑出声:

“到底是又栽给你了!”缓缓睁开双眼的沈巍,眼底已一片温柔。


 

闻言,赵云澜终于破涕为笑,


    “你心这么重,心机也这么重,我要是不妨着点你,不早就成鳏夫了!”说到这里赵云澜才终于忍不住转了语气:

   “或者到时候进我自己家还会以为走错了家,我家怎么会这么干净整洁!我家的冰箱怎么可能全是有机蔬果,而泡面全部不见的!”


终于赵云澜再也无法遮掩:“沈巍,你可知,如果那样,我真的会恨你的……你…你……”


赵云澜真的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只能紧紧揪着沈巍的手,终于带着些温热的手,泪水躺了满脸。


 

他是真的怒,真的气,真的好想教训一顿眼前这个不听话的心尖人……明明万年前还是那么单纯直率又蠢萌,一根棒棒糖就能拐走的小鬼王,笑起来眼睛里似有星星一般。可是他越气,就越是忍不住的心疼,心疼他这万年来的种种。


 

感受到滴落在自己脸上的赵云澜的眼泪,沈巍忍不住伸出还因虚弱而颤抖的手轻轻擦去他脸上的泪水,


“对不……”直觉得沈巍想道歉。那时他也是没有办法了,他不可能看着他再次消失在自己眼前。


 

如果一定要这样,他宁可他忘记,然后好好的生活。就像他那无数个前世一样,快乐生活,娶妻生子,子孙环绕,乐享天伦。


 

可他的话和眼里的愧疚还未完,轻抚在他脸上的手就再次被抓住,随后嘴唇就已被另一片温热的唇覆盖。


没有狂风骤雨的掠夺,只是和风细雨的摩梭。


 

好一阵离开后,沈巍才听到赵云澜的声音,

“没关系,你回来,我就没关系。”


 

沈巍点头,眼中的泪水更加浓厚。只是不再有委屈,不再有痛苦,从今往后留下的只有幸福、甜蜜和希望。


 

“那,我们回家!”不是商量,这不容商量!赵云澜抱起仍虚弱的沈巍大步踏出帝君殿。


 

    而沈巍只是双手紧紧缠绕着他的脖子,因为兴奋的头胡乱的点着,终是溢出满脸的泪水蹭了赵云澜满脖子满衣服。


 

    徒留懵逼的众人还站在原地。


 

    “他们走了。”汪徵低喃。

    “是的。”两字词桑赞一向不结巴。


 

    “他们扔下我们走了?”神农砵难以置信。

    “是的!”声音再平静也没有用,大庆的爪子已经亮了出来!


 

可祝红已经忍不住了,终于骂出声:

    “赵云澜你个有异性没人性的东西,你居然就把我…我们扔在这了!你还能再不要点脸不?你…你…你……”

“别你了!人眼里、心里只有沈教授!”林静无可奈何的上前捂住了祝红的嘴,阻停了她的骂街。


 

楚恕之只是端直翻了个白眼。

而郭长城却显然急了,大喊道:

“赵...赵处,我们怎么办?”


 

此时的赵云澜才好像意识到,后面还有那帮‘猪队友’,无奈的转身:

    “当然是一起回去啊!地星海星的门马上就要彻底关闭了,难道你们想留在地星做地星人啊?”


    赵云澜说完就继续往前走,只是想了想又转身,近距离的沈巍明显看见了那眼里涌上来的鬼灵精,不由得轻轻莞尔,却又忍不住拽了拽赵云澜的衣服。

    感受到小幅度的拉扯,赵云澜趁机低头在沈巍眼角上偷了个香眨了眨眼,安抚的拍了拍沈巍的手,“没事。”


 

    沈巍再次红了脸庞,不过同时他也果然听到赵云澜没个正行的嘻笑:

 

   “留在地星也好,那我回去就报死亡了。还有你们一个个孤魂野鬼,牛鬼蛇神的,抚恤金我就独吞了啊!”说完就转身美滋滋的抱着他家媳妇回家。


 

    “赵云澜!你有异性没人性!”祝红彻底暴走了!

    “吸血鬼!”不再阻止祝红的骂街,林静补刀!

    “老赵,你赔我的小鱼干!我差点以为今生吃不到了!”大庆嚷嚷。

    “赵…赵…赵…赵处,我…还要…和…格兰…结…结婚”桑赞最近再存老婆本,登时懵了。

    “桑赞!”汪徵羞红了脸,轻斥。

    “赵赵处,我怕!楚哥救我!”元神苏醒的郭长城也依旧没改变其胆小的性格。

    “怕还不快点!”楚恕之一把拽过郭长城的肩膀,真是对这个太岁半点办法都没有。


 

     终于,特调处众人一拥而上。


 

    笑闹声,骂咧声,无论什么,终是心满意足的。


 

    仍站在原地的神农砵看了看天顶,四件圣器已经四散而去,化作细碎的水珠与阳光,洒落每一个缝隙。地底的污秽已随着雨水被冲刷,整个世界终于再次阳光普照,干净灵秀。


 

这一切都不禁让他感慨:这才是先祖们所期盼的大地神州,处处充满和平也处处充满希望。


 

终于,他可以去向师祖回复了,把这美丽的世界交到这些个孩子手里,先祖们终于可以放心了。



 ——Fin——

                                           


评论
热度 ( 3 )

© 肥猫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