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李

脑洞随心,更新随意
🐱喵星人🐱是最爱(๑◝ᴗ◜๑)
最新CP站——巍澜衍生及魔道忘羡(∩ᵒ̴̶̷̤⌔ᵒ̴̶̷̤∩)
无敌爱☆彡▽`)ノ

2:白宇篇

‘叮叮叮叮叮......’

当标准铃声不断昏暗的房间聒噪时,一只细白的手终于伸出来掀开被子带动着还没睁眼的主人坐起身来在床头柜摸到了手机按了接听键送至耳边,还没等主人黏糊糊的一声喂出口,电话那边的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抒发感情了:

“他来了!他来了!!他真的来了!!!他跟我说话了!他跟我说话了!!他真的跟我说话了!!!蓉妹!我跟你说,他来了!!!”

被震耳欲聋的连串嘴炮夹击,意识完全没有清醒的杨蓉一句话都没来得及回应,虚握着手机的手先软了,手机滑下手砸在床头柜边缘又被弹飞最终摔落在地板上旋转。

爱机被摔,杨蓉的意识才终于清醒了,急忙小跑两步蹲下身查看,边缘的一道划痕顿时让杨蓉感觉到肉疼!!不顾手机里那边人依旧兴奋的喋喋不休,抓起手机就一通发泄:

“白宇!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一个报废我衣服,一个报废我手机!这样下去还能不能一起愉快地玩耍了?!”

不经意的眼睛瞥到一边的时钟上,明晃晃的凌晨2:20又再次激怒了杨蓉:

“还有!你也不看看现在才几点?”杨蓉生气的用手指敲打地板,质问。

说罢又不等那边有所回应就继续自问自答:

“凌晨两点二十啊白宇!”

“嘿嘿嘿嘿嘿”听出了杨蓉的火气,白宇没好意思的装傻笑了笑,又继续嘚吧:”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啊~我就不停的回想到他终于站到我面前跟我自我介绍‘你好,朱一龙’。我就睡不着啊。嘿嘿嘿嘿嘿......”

听着白宇每个停的嘚吧以及让她起了鸡皮疙瘩的渗人嘿嘿笑声,杨蓉真的没好气的翻了个大白眼,

“白叔!我叫你一声叔行不行!先不算我快凌晨一点才下班到的家你这个点就把我喊醒的帐,也不算我手机报废的帐!就说说你现在这个兴奋地有点......”说到这杨蓉停顿了下,似是斟酌了一下用词,

“有点、小女儿家的状态。你这现在这样真的不像你口中只是单纯的追星了,倒是有点、有点......”杨蓉停了下来,心里那个想法不知道该怎么说。

终于,电话那边也一反常态的沉默了。一时间,大家都有点沉默了。

“蓉妹!我也不知道!”白宇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可我就是想见他!不是隔着冷冰冰的屏幕那样见他。而且现在见了他之后还想要更多的了解他,我还想逗他笑,让他高冷不起来。”

听着白宇的剖析,沉默了好一会的杨蓉终于深深叹了口气,轻轻开口:

“老白呀!你这样就是动心了呀!”

杨蓉也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这样——太难了啊!

“是吗。”不是问句,杨蓉听到听筒那边传来的笑容,坦白又率真:

“那我就是动心了。”

“呵呵!”那边如此坦诚,到让杨蓉觉得自己的担心多余了,起了点调侃的心情,

“老白呀!你堂堂一北方糙汉,说弯就弯,还真的挺可惜的!”杨蓉啧啧两声,说着话音一转似又想到什么,呵呵笑着一语双关,“你真舍得貌美如花身娇体软的萌妹子?”

“杨老师!我也叫你一声老师!您就别拿这个亏我了!那点破事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公司的决定我一个小透明能说啥。”说到这,白宇就忍不住的头疼,

“再说了,萌萌那就是名字叫的萌,汉子着呢!这个圈子的女明星,咱还是少招为妙!”白宇忍不住的轻轻摇头。

“噗!”杨蓉实在没忍住笑出声来,“怎么嫌人家汉子?但据我所知,你这次要招惹的那就是一个真正的汉子呀!”

“那能一样吗?”白宇出声反驳,骄傲的仰起头颅笑的眼睛弯弯,“哥哥可是赏心悦目的大美人...肤白貌美,说话也温柔的不得了......”

听着白宇那骄傲的语气,杨蓉实在是忍不住保持全程白眼,鸡皮疙瘩都要掉满地了。白宇还是不够了解他家龙哥的洪荒之力呀!太表里不一了!

“嘚嘚嘚......”制停住白宇还在嘚吧的话音,“反正吧,人我是尽我所能的送到你那边去了,至于后面要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

“嗯嗯嗯嗯嗯嗯......”白玉点头如捣蒜,“杨老师您的大恩大德老白今生无以为报,来世必定......”

“停!”立刻打断他无厘头的恭维,杨蓉想了想还是决定直说!

“老白,龙哥和你都是我特别欣赏的演员。是我的好搭档,好朋友,也是好弟弟。所以不管是作为娘家人还是婆家人,我都想跟你说。这些年龙哥真的特别不容易,挣扎在这里这么多年一直不得志但也仅仅是因为喜欢所以就这样捱着。”

“所以老白,真正的感情固然珍贵,但是别因为一时冲动毁了你们这么些年的积淀。强求不来的话,看他安好也不失为一条体面的退路。”杨蓉也只能言尽于此了。

听着杨蓉的叮嘱,白宇沉默了好一会,数次开口想说什么,却终究在唇边滚了几滚没说出口。

第一次如此野心勃勃想要的,却终究只能算强求?

呵呵。明明知道眼前没有谁注视,白宇却惯性的低头回避了所有可能所及的视线后嘴边才不禁泛出圈圈无声苦笑。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后,白宇的心就好像被一双无形的手轻轻抓揉了一下,他这样好像那时的‘他’。

也许‘克制’就是他现在必须做到的吧。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挂断电话后,白宇拿出手机默默地翻出一张照片细细的看着,嘴角边慢慢的漾起甜蜜的笑意。

照片中是个侧身转头的短发男人。他额发临眉,鼻子高挺,简单至极的白T一点都没妨碍他的俊秀。被拍人仿佛遇到了什么伤心事,漂亮的大眼睛眼眸湿润眼圈也红红的,甚至脸上还挂着滚落一半的晶莹泪珠。只是这张照片却明显是偷拍的,即使被拍人脸上镇定的一点痕迹都没显露,却被那双盛满惊愕的大眼睛出卖了。

轻轻抚摸着这张照片,白宇不禁再次想起了那个夏天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

其实那天他只是在一个试镜片场等一个准备视镜的朋友而已,在临进场前他坐在一边看着朋友紧张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出声安慰道:

“别那么紧张嘛!你都进入第三轮了,放松点。这最后一关,你可不能因为紧张口齿不清拉了分。”

当然遭受到的是朋友无声的一个大白眼,于是更加不客气的缓和气氛,

“好吧,让我看看这里面谁对你最有威胁!”

说着就一副认真的样子打量起了一圈前来面试的人,一边摇头一边嘴里还碎碎念着,“不行...不行...不行...”

“哎!”突然转了音调,似乎是看见了什么感兴趣的,白宇的话音中充满惊奇。

那是一个穿着白T的短发男人,他正垂着头看着手上的几张薄纸。盛夏的阳光映射在他的侧脸上带出暖暖的金边,安静的清冷气质与旁的人大相径庭,仿佛自成一个体系。

白宇一时有些移不开眼,直到那股子热切的眼神似乎惊扰了安静的人般,那边抬眼看过来时,他才着急忙慌的移开了视线。

等眼角余光瞥到那人再次将视线定格在手中薄纸上时,白宇才用胳膊肘撞了撞好友,以眼神示意好友,“这个不错呀!峰子,这个人也是来面试的吗?”

被唤作峰子的人顺着他的手势看过去,几乎也是一眼就认定了那个不错的人,顿时变为了眼尾下榻嘴角也有些下垂的丧脸,小声的回应着白宇的问话,

“是啊!我跟你说,如果第二轮比赛不是每组十进二,而是十进一的话,我现在已、经、被、淘、汰、了!”峰子最后几个字咬的极重,几乎一字一顿了。

“而且讲句良心话,如果这次试镜真的公平、公正的话,那他肯定会被选中没跑的,而我们这群人注定只是陪跑的。”

峰子说完才又将视线转回白宇,却发现对方根本就没听他讲话,一直将眼神热切的锁定在那人身上,嘴边带着淡淡的笑意。呵呵。不知道的人真以为他在看某个漂亮姑娘。

“哎哎哎哎哎哎!”说着一个巴掌袭上白宇的脊背,可对方却依旧连眼神一点都没分给他嘿嘿嘿嘿的傻笑,

正想吐槽他这傻样,结果有人出来喊号,试镜也正式开始了。

不再干扰好友,白宇起身慢慢走了出去,再擦过那个人身边时瞥清楚了他的号码牌——6号朱一龙。

百无聊赖的在场地绕了个圈后才终于靠在墙边大树干阴影处边玩手机边等好友,也不知隔了多久,才断续的有脚步声传来,紧接着是他们闲聊的声音。

白宇发誓,要不是他们隐隐提到了6号,他是绝对不可能听墙角的。

“哎,6号真是可惜了!那么好的苗子.......”

“谁说不是呢!”

“不过讲白了,这个圈子,再好的苗子又怎么样?还不是得靠背景!没背景,一切都白搭!你看就18号那怂样,那演的是个屁!就他那哭戏,十瓶眼药水都不一定哭的出来一滴;还有那笑,不知道的还以为羊癫疯发作了!”

“可不,看得我尴尬癌都犯了!你看6号的演绎多流畅自然,我瞬间就被带入了!”

“我也是!”

“哎!不说了不说了不说了.......”

“哎......”

一声叹息,剩下的也尽在不言中了。

等到脚步声走远无声了,白宇才终于溢出一句叹息。

所以,所谓的公平、公正依旧只是幌子而已。也是,哪有那么多的公平公正,这种事这些年自己也遇见很多次。好友的话最终一语成谶。再次叹息一句白宇准备步出墙角,可眼睛却更快的瞅见了另一角落阴影处的朱一龙,于是下意识的闪身到了树干后。

他应该没发现自己吧?!

但是,他应该和自己一样也听到了全部吧!

这样想着白宇扒着粗壮的树干悄悄地探出脑袋,就见那人依旧直挺挺的站在那个角落里,他低着头回避了所有可能所及的视线后嘴边泛出圈圈无声苦笑,随即的有莹润的水珠落下。

白宇再次看着那边的人出了神,那苦笑似乎也苦进了他的心底,抓着他柔软的心房狠狠揉捏,让他有点喘不上气。

曾有人形容一个人的眼泪,是这样说的——她的一滴泪,天上一颗星。

可此时的白宇却觉得,如果眼泪真的最终会化为星星,那么他宁可掏出所有的真心用尽所有的幽默来逗他笑,也不要让天上留下一颗朱一龙的泪化为的星星。

后来等那人错愕转过头来时,他的手机里已经存下了那样一张照片。

而后在他隔着冰冷的屏幕追随了他好几年以后,他才终于接到了《美人为馅》的剧本——搭档杨蓉。

还记得当时摸着前几集的剧本在看时,总是不住的翻回首页看那几个大字时的心情,

‘美人为馅——当真是,美人为馅。’

保持着沉浸回忆的沉默姿态良久,白宇没有任何动作,直到手机响起的低电量提示声才终于拽回了他的思绪。

其实他是直男!

在之前或者更早的很多年里,他喜欢过女孩子,交往过萌妹子,听着她们悦耳的铃音般的笑容及撒娇耍赖的吴侬软语,心里也曾痒痒过——正常。

家乡的老铁和求学时结识的峰子是他这么多年的好友,一直是特别好的哥们——正常。

偶尔也会有生理需求,但是因为不滥交生活也越来越忙碌,所以都自行解决了——正常。

以上行为皆属正常,正常的证明了白宇就是个直男。

可是早些年朱一龙的出现,却让他越来越对这点有所怀疑了......

当真弯了吗?他承认。

可是他不是GAY。

他只是恰巧对那他心动了,无关皮相。

就只是因为他。

 -----tbc-----


评论
热度 ( 25 )

© 肥猫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