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李

脑洞随心,更新随意
🐱喵星人🐱是最爱(๑◝ᴗ◜๑)
最新CP站——巍澜衍生及魔道忘羡(∩ᵒ̴̶̷̤⌔ᵒ̴̶̷̤∩)
无敌爱☆彡▽`)ノ

朱白同人RPS  

圈地自萌

勿上升真人

借脸及名而已

 

    《圈》

 

3:朱一龙篇

 

朱一龙觉得对于镇魂这部戏,自己入戏非常快。当然这很大原因都要归功于他的新搭档——白宇。

 

朱一龙第一次见到白宇时,虽说是他主动打了招呼,可也是除了一句简单的‘你好,朱一龙’外再也憋不出其他的话了。


虽然无数次在心里唾弃过自己这一点,可是也无数次的改不了这个毛病。所以也不怪乎外人总觉得他高冷了。

 

可是白宇就完全不一样了,在朱一龙还在绞尽脑汁的想自己下一句应该要说些什么话题时,白宇已经塞给他一根芒果口味的棒棒糖,并从棒棒糖入手嘚吧出芒果刚好是他最喜欢的水果。

 

继而又晃了晃自己的手机毫不掩饰的对他说其实他刚才专注手机是因为想要了解他所以在百度他的资料。就在朱一龙还懵圈着不知该怎么回应时,白宇才又用一种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的语气惊叹——原来他们都是白羊座。

 

而朱一龙在烦恼不知该怎么回应他其实周围人都说他是最不像白羊座的白羊座时,白宇又将白羊座的一切特质嘚吧了一番,讲到最后就连他都有些认同他好像真的真的是白羊座了。例如对演戏的执着与一根筋,例如他不愿局限自己喜欢挑战各种类型的人物角色,例如他喜欢潜水等比较冒险的运动等等,还有很多的例如。

 

同时他也发现其实白宇也很白羊座,例如他很自来熟,例如他很热情,很直率,并且不仅能自high,还能带动人跟他一起high。

 

以至于在后续话题又再次回到口里的棒棒糖,因为他最喜欢芒果口味的所以白宇大方掏出自己的珍藏将所有芒果口味的都给他时,他还high的找不着北的不仅收下了所有的赠予还搜刮了很多他的第二爱牛奶口味的。

 

也因为白宇的自来熟,这一场聊天下来后朱一龙上至计划这部戏结束后他想好好休个假和好友去海边度假潜水,下至他热爱火锅疯狂嗜辣但却有固定晨跑及吃早饭的佛系生活习惯等几乎被白宇摸了个清。

 

同时他也并没有听到白宇有对他类似于‘朱老师’之类尊敬却又些许尴尬的称呼,而是直接蹦跶到了‘龙哥’。

 

在后续的几项定妆工作中,也因为白宇口中‘龙哥’这个称呼的频率非常之高,总之一天的工作下来,再没有人尊敬却尴尬的称呼他为朱老师,非常的整齐且统一的变为了‘龙哥’。

 

让朱一龙感到惊讶的是,这种改变却丝毫没有让他有所不适,相反的他却有些许的欣

喜。

 

与人相处总是太过慢热以至于在陌生的群体中经常表面高冷实际局促不安到尴尬的自己,第一次那么快的融入其中,这种感觉让他更加的自在也舒适。

 

而这一切的改变也仅仅是因为认识了他的新搭档,白宇。

 

 

相对的,白宇也每天否在沉浸其中,随着与朱一龙本尊的接触时间越长,白宇经常会觉得他家哥哥真的很好逗,或者该叫很好撩.....虽然偶尔的他也会吃瘪。.

 

例如关于相互之间的称呼这回事:

 

白宇可是在第一天甚至第一个小时就成功套近乎将还没出口的‘朱老师’改为了亲呼呼的‘龙哥’。甚至在带动着周围全体工作人员一起叫‘龙哥’的时候,他又有些吃味的觉得不乐意了——因为突不出自己的特殊,所以又暗戳戳的将称呼改为了独一份的‘哥哥’。

 

各种语气态度的每天叫着‘哥哥、哥哥’,再配合多样的表情包及小动作,天天的绕在朱一龙身边欢腾的蹦跶。而在得到回应时,更加的笑眼弯弯,见牙不见眼。

 

可是他已经换称呼了这么久了(其实撑死两天),他家哥哥却还总是用着些许温软的语气正经的叫他——白宇。

 

当休息时间两人凑在一起对词时他家哥哥再一次的开口‘白宇’时,白宇终于忍不住泄气的塌下了嘻嘻哈哈的笑脸。

 

“哥哥,我都叫你好久哥哥了,你还一直叫我白宇,你不觉得很不对等吗?”白宇塌了眼睛对着朱一龙似真似假的抱怨,瘪了的嘴上都能挂个油壶。

 

“呃......”突然转了的话题让朱一龙一时有些没跟上,漂亮的眼睛无辜的冲着白宇眨巴。

 

“呃......”白宇深深觉得他就不能看着这双眼睛对着他眨巴,每次朱一龙不自知的企图‘萌混过关’的时候,白宇就觉得自己什么贱招及嘴炮都使不出来了,只能更深的低着头躲避那双无邪的眼睛装作委屈的样子。

 

每每看到白宇这样好似撒娇的表情,朱一龙就有些搞不清戏里戏外。明明眼前站着的人顶着一头毛茸茸的乱发,衣着随意还留着邋遢的胡子,但却慵懒的像个大猫一样总是抓的他心有些痒痒的,让他忍不住的想安抚,想妥协。

 

而他也就真的这么做了,伸手摸上白宇低垂的脑袋抚着他毛茸茸的头发,软软的头发弄得手心还有些痒痒的,

 

“那你说要叫什么?”朱一龙轻声的问着,在白宇重新抬起头望向他时才收了手笑了笑却又一脸纠结的表情道:“杨老师跟我推荐时好像都叫你老白?可这句老白我好像怎么都叫不出口?”

 

听着他的话白宇笑了,忍不住又不停似真似假的诉苦告状,

“当着你的面蓉妹都叫我老白吗?哈哈哈,那她还真是给我面子了!当着我的面,他都吐槽叫我白叔——年纪小样貌却老。说我是最老90后。”

 

看着白宇笑的灿烂,眼睛又弯成月牙,但是相应的眼角的笑纹却也被展露无疑的样子,忍不住和杨蓉站到了同一阵线,吐槽道:“还真是。”

 

闻言,白宇又塌了脸,瘪了嘴,“我不管!我再怎样也是90后,蓉妹一个姑娘家家的随便叫,我男子汉大丈夫大人有大量也就不和他计较了。但是哥哥不一样!”

 

“你是哥哥我是弟弟,哥哥理所当然的就要让着我。”白宇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理直气壮。

 

“呃......所以呢?”按照白宇说得朱一龙理所当然的让着他由着他闹。

 

“所以哥哥其实可以叫我,小白、小宇,或者......”白宇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都像猫一样眯了起来,咬着嘴唇扬起笑,一脸精怪的样子。

 

“嗯?”朱一龙扬了眉。

 

在得到回应后白宇笑的灿烂说出了最后一个可选项,

“或者,我特许哥哥叫我白白!”说话间又戏耍般的抛给朱一龙一个wink。

 

可随即却板着脸认真道:“这可是连家人都没有的待遇呢!”

 

此称呼专属于朱一龙。

 

“呃......”接收到wink的朱一龙深深地觉得自己被玩笑了,耳根都有些发热。于是只能伸手暂时遮挡住视线扶了扶镜框,眨着眼睛对着白宇满脸问号的喃道,

“白...白白?”

 

立刻的白宇脸上荡起喜色甚至有些微害羞的红,他是想过哥哥最多会选择小白,可却没想到会是白白。白白这个称呼说到底还是他胡说出来撩他家哥哥的。

 

“呃......”朱一龙看着白宇灿烂的笑脸顿了顿,而这一顿却直觉的让白宇产生了些不好的预感。而接下来的话也证实了白宇了预感。

 

“我家隔壁邻居以前养的一条大白狗,就叫做——白白。”说话间朱一龙瞅了眼白宇的脸,果然如他所想般或许塌了下去,但他却好像还不自知一样继续逗他,

 

“而且你知道吗?每次周末阿姨在外溜白白,总是有好多小姑娘觉得白白特别可爱凑上来摸摸白白的头,抓抓白白耳朵,挠挠白白的下巴。特别可爱的样子,就像这样。”

 

朱一龙一句话一个动作的给白宇做着生动的示范,揉揉白宇毛茸茸的头发,抓抓白宇的耳朵,最后在他附满邋遢胡子的下巴颏上轻轻地挠。然后眼见着白宇越来越黑的脸色,漂亮的眼睛也弯起来,脸上的笑怎么都停不下来,甚至笑出哈哈的奶音。

 

可反被撩的白宇童鞋心里就不那么美气了,眼见着朱一龙刻意笑他自顾自的笑的停不下来,心里窝了一股闷气。

 

好啊!白白是大狗嘛!那就让他真的尝试一下被撩出火的白白应该是个什么样吧~~

 

“汪!”晃动下巴逗开朱一龙还在挠他下巴颏的手,白宇作势要咬他。

 

“怎么?火了?”朱一龙迅速抽回手,还饶有心情的继续都白宇。他就是恶趣味的想看看白宇这个慵懒的大猫生气到底是什么样子。

 

可白宇完全不理会他的逗弄,只是追着他哇哇叫:“汪汪汪汪汪汪......”

 

于是朱一龙只能一边倒退着跑,一边不自知的改了口一边哈哈的笑到奶音爆出,

 

“小白!你幼不幼稚啊!”

 

 

朱一龙时常觉得白宇就是个小孩,总是嘻嘻哈哈的到处蹦跶,轻易地就能和人玩成一片。脾气也是风风火火的,来得快去的更快。

 

这不前几天还因为‘白白是条大白狗’的事跟他怄气来着,这两天就又缠上他天天抢着他的平衡车玩了。

 

天天拿着他的平衡车不好好踩着向前行进,总是突发奇想的玩一些新鲜刺激的冒险动作。站在上面摇来摇去的也就算了,经常蹲下又站起来的炫特技也不讲了,还好像算准了他会担心一样经常一个故意的趔趄来吓唬他,嘴里还不消停的嘚吧着:

 

‘哥哥,看我!’

‘哥哥,看我!’

‘哥哥,快看我!’

 

直到又一次的一个故意来吓唬他的趔趄真的弄假成真差点摔了白宇自己后,朱一龙才真的有些生气了,当即就叫助理把平衡车拿走了。

 

有眼色的白宇看着朱一龙黑下的脸,当即的就感觉自己好像真的玩过火吓到他家哥哥了。讨好般的塞给朱一龙一根芒果味的棒棒糖,也顺手给自己剥了一根又安生的拉着朱一龙认真对台词了。

 

而这认真也没持续多久,分开换场地拍戏时,白宇又以他的戏场地远为由借用他的平衡车了,可这次朱一龙的态度就相当坚决了,

 

“不借。”

 

当场就拒绝了他。不管他怎么卖萌都不行了,平常对朱一龙很好用的招儿全部失去了效力。给一边等着朱一龙换场地的小助理递眼色求帮助时同样得到了两手一摊的结果。

 

白宇瞅着此时好像突然变为了剧中沈巍本巍油盐不进的模样时,自知也是没什么办法了,只能对着朱一龙鼻子一皱扮个鬼脸,嚷道:

“哥哥小气!白白不和你玩了。”在转身跑走追大部队之前还不忘拧了一把朱一龙裸露手臂上的肉。

 

这一连串的动作也是搞得朱一龙很想大翻白眼了,忍不住的舔了舔后槽牙无奈的笑问旁的助理,

“这家伙到底多少岁了?!”

 

而回应朱一龙吐槽的则是助理一个耸肩表示他也不知道,不过助理却换了话题,

“龙哥进这个剧组后笑的都比以前多了。”

 

“那是因为小白真的很有意思啊~”朱一龙顺口回着。

 

看出朱一龙的好心情,助理也跟着打哈哈,

“龙哥,别怪我腐眼看人基啊,你知道的我也超爱看耽美的。我现在就想知道到底谁选你们来饰演的沈巍和赵云澜?!”助理刻意顿了顿刻意烘托了一下氛围:

 

“这简直太合适了嘛!先不说这非常符合的外形条件,就说你们这契合无比的性格。那就是一个美人攻一个傲娇受,一个最像O的纯A,一个最像A的纯O。这各方面结合起来看,你们就是两个生动立体的沈巍本魏和赵云澜本澜嘛!”

 

听着助理的调笑话朱一龙沉默了良久,就在助理觉得朱一龙又懒得搭理他这种无邪的言论时,才低低的回应着,“其实好些时候我也没分清戏里戏外。”

 

好多时候看着在他面前或笑,或嘴炮,或调皮又或者鬼精甚至是拍摄时对待工作很敬业的白宇,朱一龙真的没分清自己到底在用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在对待白宇。

 

是因为一直在拍摄,所以一直沉浸在沈巍的思想里,只想无限的惯着他的小澜孩?

还是只是因为白宇的性格爱笑爱闹太过感染他,让他也不自觉激发出思想深处潜藏的属于白羊座的不安分想随着他一起闹?

 

这其中的种种,朱一龙自己也不清楚。

 

他只是不自觉的会将眼神锁定在白宇身上;

会不自觉地接过他抛给他的‘梗’,回应回去之后期待他再次回给的下一步梗;

 

他会开始期待!对白宇产生期待!

 

期待。

 

最终朱一龙将这种理不清的心情归类于期待。莫名的在期待些什么他也不知道,只是对于未来有了些许期待。

 

因为拍摄的进程中有了这样一个人——更多的,也许是因为未来的生活中有了这样一个人。

 

以至于后来很多各路媒体让他形容一下白宇的时候,他都会在简单的感想后温柔笑笑再加上一个词,

 

‘未来可期’。

 

可那也是很久之后的事了。

 

而此时也许连朱一龙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听到助理这样的话后他第一次没有反驳关于他是直男这一言论。只是在助理有些惊讶的看过来时,他才暗暗垂了垂眼又掩饰性的扶了扶眼镜,轻声道,

 

“小白他,真的是个特别好的人。”

 

 

-----tbc-----


评论
热度 ( 15 )

© 肥猫李 | Powered by LOFTER